H君(這樣稱呼是不是整個日式風情XD)

是一趟我在2012年和友人前往東京遊玩時,一段改變我很多的一個意外。

也是因為H君,我無意眼開始了大家以為我和日本很熟的這條路線。

到今天,我不知道這是福,還是…不是福!?

 

記得當時,我是幾乎不會日文的。 (雖然說現在也是七七八八)

但想起當時和朋友到日光住溫泉旅館時,吃晚餐時,要跟女將說白飯好好吃…

我只說得出「RICE OISHI」然後要祝人家新年快樂我會說成生日快樂XD

50音也完全就是我看你不熟,你看我不認識。

 

然後就在我和朋友去完自由之丘甜點探險完準備回上野的東急東橫線電車上,我們就這樣坐在電車裡對面座位遇上了。

一開始我還沒有注意到他。就這樣和朋友聊著天…聊了一陣之後,我準備開始觀察車箱裡的人,一抬頭,我就看到了他。

H君,有一雙好看的眼睛。

他一眼是雙眼皮,一眼是內雙。和我一樣。

那雙眼睛水汪汪的,好像小狗一樣。

但其實吸引我的,不是他的眼睛,是當時他燙著一頭微微的卷髮。

而我呢,那時被室友拐著瘋著SUPER JUNIOR XDDD

我還記得我最喜歡的就是東海了 (當時) (姐老了,現在只愛鬼怪大叔了XD)

哦! H君當時呢,穿著西裝戴著耳機。然後我能看到他的眼睛,也是因為他正看著我。

 

一開始,我沒有在意,還是有意無意的跟著身旁的朋友聊著天。

H君就這樣有意無意的偶爾瞄我們一眼,有意無意的看著手機。

有一度我還以為他是不是聽得懂中文在偷聽我們的對話呢XD

 

後來我也不知道那裡來的火

我就覺得你一直在那邊有意無意的看是怎麼一回事。

姐就直盯盯的看著他,然後他居然也直盯盯的看著我。

好像在比賽一樣,誰先移開視線誰就輸了XD

我也忘了這場沒有喊開始跟結束的比賽到底是誰輸誰贏了。

不過身旁的朋友看著我們這樣互看著對方,她後來跟我說,就好像哈利波特跟佛地魔最後對決,有電在比誰強XDDD

 

就這樣到了澀谷站。

東急東橫線的終點。

車上人都準備下車,我們也是,他也是。

 

天知道,還有去過澀谷站的人也知道,那人潮真的多到1000人份的粉圓冰那樣的密集。

在我們前往山手線的月台時,我早已看不到H君的人影了。

 

然後我和朋友就上了山手線的某節車箱裡。

當然,車箱裡滿滿的人。

我一個人的時候喜歡站在車門旁,然後一個人戴著耳機聽著歌。

一起旅行的朋友喜歡站在座位的前方,她說,這樣子有人下車才可以馬上坐下XD

於是我們很幸運的在澀谷的下幾站後,就舒服的坐在大位上了!

之後又過了新宿站後,車上的人又散掉了許多。

我對面的位子也空了下來,有人馬上就坐下去了。

那個人就是H君。

 

H君坐下的那剎那,我們眼神又交會了。

然後我們兩個就笑了,真的,我們兩個同時笑了。

 

我和朋友又開始用著中文談論著他

我越看他越可愛

然後談論著他什麼時候會下車,是不是下一站他就會下車。

朋友說,這次如果真的走散了,那是真的不會再遇到了哦。

天兒,當時的我也不過25歲,正值少女心大噴發時期!!

當他又出現在我的眼前,當他和我相視而笑,沒有把我當一個流口水的變態女子XD

這不是命運這是什麼?(台灣女孩真的很愛做夢)

然後朋友就幫我寫了紙條,在下一次的眼神交會時,我站了起來把紙條拿給了他。

哦!對了! 當時我的英文比現在爛上100倍 (現在中學等級,當時是幼稚園這樣)

隱約的記得紙條上寫著我是誰,能不能和你當朋友。可以給我你的EMAIL嗎?

然後當時非常的流行 WHATAPP (LINE都還沒有出生哦!)

就出現了那麼一句 can I have ur wahtapp number?

然後還寫著什麼我已經不記得了 (因為紙條根本不是我寫的XD)

 

把紙條交到他的手上時,我看出他眼神的驚訝 (從我現在對日本人的熟悉程度我覺得他沒有把我當變態真的是阿彌陀佛XD)

然後他露出了淺淺的微笑 (廢話! 那一個男生被妹搭訕不會偷笑的)(姐回不去清純可人的年輕時代了)

然後他就從他的包包拿出了………筆袋。

我的友人說出了一句…啊!學生!

當時的我真的不懂日本,對於穿著西裝的人怎麼會是學生了!! 明白了吧! 就是就職活動! (就是大三大四找工作時期就是了)

 

到了池袋站時,他站了起來,把紙條給我。

他好像就說了email ok? BYE BYE 然後笑笑的下車了!

 

當然紙條上他就是給了我他的mail

還回我說「what is whatapp?」

我跟朋友兩個笑到半死!! 這句話好饒舌!!

 

回到民宿之後,我寫了mail給他

當然就是一些假掰的話,然後請他不要被我嚇到什麼的。

但是我知道,我一定也是H君的菜。

一個夜晚在彼此兩三封的回信中,約了幾天之後,H君和我還有我的朋友一起去吃了H君介紹的餐廳,是在新宿。

 

我記得當時的我,太過害羞還有語言太差,我都沒有什麼講話。(現在我可能會跟機關槍停不下來XDDDD

吃飯的過程中才知道,H君是大三的學生。

然後他就讀的是慶應大學 (當時我根本不知道他說的是啥…後來才知道讓我入坑日本演藝節目的 阿辣西翔君也是慶應的呀呀呀)

 

這頓飯吃了什麼我已經不記得了,我就是緊張的喝了兩三杯好好喝的紅酒

(姐當時弱的,一杯就茫茫)

H君還帶我們去東京都廳看夜景,(順便廣告一下,無料,好地方來著)

 

記得當時看完夜景後朋友說身體有些不適就要先回上野休息

而我,當時的心情已經變身大野狼了,完全見色忘友,就讓我這個第一次去日本的朋友自行回民宿!!XDDD

OMG!! 我現在都覺得我好像有一點對朋友太壞了! (不用擔心哦! 友人有平安安全走路都有停紅綠燈的回到民宿)

 

於是乎,只剩下,我,和H君。

 

 

………(我想睡了,下次再繼續說書吧)

創作者介紹

イマちゃん♡on my Own

I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